社会新闻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社会新闻

来自母亲的守护

文章来源:《兴城新闻》 添加时间:2017-09-30

  □王延彪 特约记者 李亮
  “阿姨,早上好!”初秋的早晨,飒爽的空气里传来缓慢、不甚清晰的问好声,背着书包的女孩礼貌地和熟人打招呼。在她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瘦小的身影,看着女孩欢快的步伐欣慰地笑着。
  瘦小身影的主人叫张连琴,是兴城市红崖子镇梁家屯村村民,是女孩的妈妈。“我在锻炼她独立的能力,以前去哪都得拉着我,现在上学、出去玩都敢自己去了。”开心的泪水滑下脸庞,张连琴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女儿第一次对她说,“妈妈,我长大了,能自己去上学,也敢自己去城里,我不害怕”时的骄傲与心酸。让女儿学会独立,一个人也能够自主生活,是张连琴和丈夫李朝文最大的心愿,现在,这个愿望在逐步实现。
  张连琴的女儿叫李昕伟,今年13岁,在梁家屯村小学读四年级。女孩性格活泼,成绩名列前茅,深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看着她和同学玩闹的身影,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从小听不到声音,也不会说话的孩子。“我在她四五个月时觉得这孩子不灵活,多大动静都不找,好像听力有问题。”这个发现让张连琴整个心都揪起来,夫妻俩带着孩子先后去锦州、沈阳做检查,得到的回答都是孩子没有听力。之后,夫妻二人又怀着侥幸的心理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在那里被确诊为双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当时医生建议他们给小昕伟做人工耳蜗手术,手术费需要20万余元,那个年代的20万余元对这对农村夫妇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最终夫妻俩只能借钱买了一个4.5万元的助听器。
  从医院回来,张连琴就把生活重心放在培养女儿身上。周围人不理解,劝她出去打工,让家里的生活好一点儿,但她都拒绝了。“有一次我坐车,买票时一个人因为不会说话被售票员嫌弃,幸亏会写字才能上车。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从那以后我就想一定要把女儿培养起来,不说为社会做多大贡献,最起码让她能独立生存。”这个寻常父母轻易能实现的心愿,不知花了张连琴多少心思与努力。从小昕伟3岁起,夫妻俩就把她送到葫芦岛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习口语。因为是寄宿制,一个月只能见两次面,张连琴觉得女儿需要经常沟通,在3年后转到现在的兴城市手拉手爱心团特殊教育培训学校学习,当天去当天回,张连琴风雨无阻地陪了女儿两年多,直至小昕伟9岁上小学。“上学后我也天天陪着,在她桌子旁放个小板凳,有时老师语速快她跟不上,我就一个字一个字地给她讲。”这个习惯一直坚持至今,张连琴说,什么时候女儿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她就不需要去了。
  “我女儿现在能正常交流,还认识这么多字,说起来都要感谢国家政策好!”因为国家项目扶持,2015年,小昕伟在沈阳医大免费做了人工耳蜗手术,之后又跟着专业医师进行了8个月的矫正学习。听力的恢复,让小昕伟的矫正学习事半功倍,也让张连琴受到极大鼓舞。为了解决女儿气短的问题,张连琴买来羽毛球和篮球,天天陪她锻炼身体。为了增强女儿记忆力,张连琴从生活中的各种小事儿入手,不厌其烦地重复,一点点加固女儿的记忆能力。为了让女儿说话更清晰,张连琴每周六下午送女儿去城里的口才班,现在小昕伟的口语清晰度和语言表达能力都有了很大进步。“今年儿童节时手拉手爱心团特殊教育培训学校邀请我的女儿表演诗朗诵《告诉你,我不很漂亮》,现场所有人都被感动了,我为她感到骄傲。”
  张连琴家中有一块小黑板,就是在这块黑板上,小昕伟学会了一个个对她来说绕口的发音。“她读不准的,我就写在黑板上组词教,实在不行,就让她用手感受我发音时声带是怎么震动的,有时一个字要教几十遍才行。”笨鸟先飞,也是在这块黑板上,张连琴在暑期就教女儿读会了四年级的语文课本。现在,只要是有拼音,小昕伟就能自己拼出字的读音。“她是一个患有双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的孩子,能有今天你不知道她有多努力,这孩子的自尊很强。”张连琴对女儿的努力成果既自豪又心疼,但为了女儿美好的未来,她还会化身严母督促女儿继续前行。